老年人口 重阳节的来临使得老年人的问题再度受到重视。在近日召开的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部署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主任回良玉将老龄问题提升到了“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

回良玉指出,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是我国老龄事业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各有关部门和科研单位要通过此项研究,为国家制定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和政策提供科学依据。
研究表明,中国老龄化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其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诸多层面带来的冲击空前强烈。而与此同时,我国在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上还存在着制度准备不足、老龄保障和服务发展滞后等薄弱环节。将老龄问题看成是“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问题”,将有利于促进有关部门在养老、医疗、福利、社区服务等应对措施上的完善。与此同时,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的启动,也必将为老龄事业发展创造更加良好、宽松的法律政策环境。
来自民政部和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部门的消息称,10年中我国老年人口增长5000万,现正以年均近1000万人的增幅“跑步前进”,到本世纪中叶,老年人口将发展到三四个人中就有1个,且高龄化、空巢化现象日益严重。
在重阳节到来之际传出的这一消息,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重视。
我国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的速度和程度超乎想象,随之而来的是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养老服务等方面出现的挑战
根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制定的标准,当一个国家60岁及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该国家总人口的10%,或者65岁及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该国家总人口的7%,那么该国家就进入“老年型国家”的行列。2000年,中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60岁以上人群比例已达11.21%;2001年,65岁以上人群比例也将达到7%。也就是说,在本世纪初中国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
来自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全国老年人口有1.62亿,占总人口的12.79%。从今年开始我国老龄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老年人口将年均增加800万人至900万人。预计到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到2050年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届时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37亿,约占总人口30%以上,也就是说,三四个人中就有1位老人。
对此,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不无担忧地说:“我国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速度和程度超乎我们的想象。”
老龄化社会趋势的加强已经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从事相关研究的学者任季萍告诉记者,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比较严峻,老年人口规模较大,人口老龄化增速较快,此外还存在着“未富先老”、“空巢老人”等现象。因此,人口老龄化在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养老服务等方面向我们提出了挑战:
首先是养老保障的压力大。据权威部门统计,1998年在职职工与退休人员的供养比是13:1,而到2003年,这个比例已经变成3:1。预计到2020年领取养老金的退休者将超过1亿人,供养比例将达到2.5:1。
其次是医疗保障压力大。老年群体是医疗卫生资源的重要消费对象。卫生部曾经有过统计,60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是全部人口患病率的3倍,伤残率是全部人口伤残率的3.6倍,老年人消耗的卫生资源是全部人口平均消耗卫生资源的1倍。在我国卫生医疗事业发展较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状况下,老年人看病难、看不起病的问题比较突出。
另一个问题是养老服务市场供给缺口大。全国几次较大规模调查的数据表明,我国约有3250万老年人需要不同形式的长期护理。相关调查还表明,我国老龄人入住养老机构的需求正逐步提高。但是目前专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设施严重不足,服务项目和服务内容不全,服务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老龄服务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要,是“短线”之中的“短线”。仅以养老床位测算,按照国际通行的5%老年人需要进入机构养老标准,我国至少需要800多万张床位,而现在只有约250万张,缺口达550多万张。
老年人问题涉及到几种社会关系:老年人自身、老年人的亲属以及社会所有人,因此才关系到“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从长远来看,相关应对策略应该走向机制化、体系化,并进一步上升到法律的层面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陈劲松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老龄化是任何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都会遭遇的一大问题。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主任回良玉在近日的讲话中将老龄问题表述为“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重大问题”。对此,陈劲松的看法是,“之所以将老龄问题提升到如此高度,是因为老年人的问题关系到几种社会关系:老年人自身、老年人的亲属以及社会所有人”。
陈劲松分析说,中国人讲究颐养天年,大家都希望晚年能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对于老年人的亲属来说,家里老人的生活问题是一件大事,老人生活得好整个家庭都会和睦,老人问题没解决好,整个家庭都会因此而不和谐。放到整个社会层面来讲,任何人都会老,大家对于自己老龄的生活有意无意地都会形成一个期望值。如果现在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没有解决好,影响的是整个社会的情绪。
来自民政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目前情况看,“空巢家庭”正在逐渐增多,许多老年人都存在苦闷、孤独、郁抑、烦躁、多疑等情绪,严重的甚至会产生幻觉和厌世的想法。他从自身的工作实践中感受到,老年人的生理变化和心理变化障碍正日益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调查也显示,全国城市地区有近一半的老人没有子女相伴,而农村空巢老人的比重也占到四成左右。如果考虑农村大量劳动力外出打工因素,农村空巢化更加严重。
陈劲松认为,一个和谐的老龄化社会会让社会关系的各方面都达到和谐,让很多社会问题消弭于无形,从而促进国家长治久安。而要实现和谐的目标,有三方面的问题必须着重注意:
首先是老年人的安全问题。陈劲松说,一些地方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老年人病了甚至过世了好几天才被人发现,这都是与和谐社会的宗旨相违背的。社会各方应当对广大老年人的人身安全、身心健康给予高度的关注。
其次,提升老年人的权益和地位。“中国自古就有尊老爱幼的传统,但这一传统一度有所失落,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逐步健全,现在已经到了重拾的时候,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和法律地位应当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尊重”。
最后,在迈入老龄化社会之后应当发掘老年人这个群体自身的潜力。“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延长,很多老年人其实还有为社会作贡献的愿望和能力,应当充分满足他们的愿望,这也能促进老龄化社会的和谐”。
陈劲松还认为,维护老龄化社会和谐的相关应对策略应该走向机制化、体系化,并进一步上升到法律的层面。
来自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认为,要结合老龄化发展趋势和市场经济条件下养老形势和任务的变化,认真研究制订和完善老龄事业发展和法规政策体系,依法保障老年人的各种合法权益。同时,积极协调有关部门推进养老、医疗、福利、社区服务等老年保障法规、政策的制订、修订和完善,为老龄事业发展创造更加良好、宽松的法律政策环境。
本报北京10月25日讯
老年人成虚假信息诈骗案主要受害群体
张建松
针对老年人的生理机能处于退化中、反应比较慢等特点,近来,一些不法分子频频打起了老年人的歪主意。
上海一位年过古稀的阿婆,不久前接到了骗子打来“电话欠费”的诈骗电话,将多年来攒下来的养老钱转入了骗子的账户。她的老伴在两个月前又刚刚离世,遭受这突如其来的双重打击,老阿婆茶饭不思、日渐消瘦。
今年以来,以“电话欠费”为名的虚假信息诈骗在上海呈现高发态势,不少市民受骗上当。警方在对被害人的分析中发现,老年人成为主要受害群体。
“老年人由于年龄大、反应慢、与社会接触少,很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侵害对象。”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警官黄奕说,“许多不法分子还专门针对老年人的特点设计骗局,情节之间环环相扣,对此,老年人要擦亮眼睛,高筑安全防范的堤坝。”
黄奕介绍说,不法分子冒充电信、公安等工作人员实施的“电话欠费”诈骗主要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冒充电信部门工作人员,拨打固定电话,谎称被害人家中固定电话欠费;第二个环节是冒充公安人员,确认被害人现有的银行账户有风险,要求将存款转入安全账户内;第三个环节是通过手机遥控指挥被害人在银行ATM机上,将存款转入所谓的安全账户内。
由于冒充电信、公安民警等工作人员的不法分子,在言语中频频使用专用术语,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而且,这些骗子非常狡猾,拨打电话都是上午9点以后,这时家中的年轻人大多已外出上班,本来对于个人信息、银行账户就不是很熟悉的老年人,一旦接到“欠费”电话,身边又无人询问,惊慌之下,很容易受骗上当。
据悉,目前,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已重拳出击,严厉打击“电话欠费”等信息诈骗不法活动。同时针对作案手法及受害主要人群等特点,在电台、电视台、网络、社区、银行等多种渠道深入开展防范宣传工作。9月份以来,上海警方已成功阻止了“电话欠费”诈骗案350起,居民避免经济损失达272万余元。
 
 
 
中国人口大迁移近期各省市2017年常住人口数据相继出炉,出现了新的景象——北京、上海常住人口齐减少!此外前五年人口流入量全国第一的天津常住人口减少更多。那么,这些逃离大城市的人都去哪了?未来我国城市人口会如何演变?哪些城市正在成为新的人口增长点? 
探讨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可以先看看2016年以前的十几年里人口是怎样流动的。 
2000-2010年我国地级市常住人口增速对比图
2000-2010年人口流向较分散,东北、华北、华东、华南以及西北、西南地区均存在一些人口增速较快(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区域。 
2011-2016年我国地级市常住人口增速对比图数据来源:省统计年鉴,城市统计公报
2011-2016年人口流向变得集中,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北部,确切的说是东北三省几乎所以地级市常住人口增速都低于全国增速水平,人口重心越来越往南移。 
2016年我国人口密度等高线数据来源:省统计年鉴,城市统计公报
经历过2016年以前的迁移,人口分布呈现怎样的特征呢?从2016年我国人口密度等高线来看,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的人口密度最高,此外中原地区人口也较为密集,重庆、成都也存在两个人口高密度点,可见,人口扎堆聚集在这些区域。
这是过去人口迁移塑造的人口分布格局,从下面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以2017年为转折点,我国人口流动方向发生了新的实质性变化,未来人口分布格局或许也将从此发生改变。 
2011-2017年部分重点城市常住人口逐年增量示意图数据来源:省统计年鉴,城市统计公报
2011年到2016年,曾经人口流入最多的北京、上海、天津的流入人口在逐年减少,2017年同步转为负增长,更多流动人口分摊到广州、深圳,还有重庆、成都、长沙、武汉等南部和中西部核心城市,人口流动大势可以说在2017年迎来转折。
人口流向迎来转折,广、深接棒北、上成新的重要据点,核心二线人口正在聚拢
2017年出现的这一人口流动新趋势在未来仍将持续,并且会进一步强化。顺着这个趋势往后看,我们认为人口聚集逃不出这几类城市。
第一类:广州、深圳——“我们是一线城市,但我们很接地气” 
广州、深圳虽然和北京、上海一样都是一线城市,有着同样的能级,但他们对待外来人口的态度完全不同。也是因为过去北京、上海人口增长太多,常住人口早就超过2000万,已接近城市红线,广州、深圳则不同,虽然过去三年这两个城市人口已表现出强势的增长,但未来仍有较充足的增长空间。
《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已表明广州2035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000万人左右,而2017年广州常住人口为1450万人,这样看来到2035年还有550万增长空间,平均每年可增加约30万人口。 
广州常住人口增长空间
根据《深圳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深圳常住人口预期目标1480万人,2017年是1253万人,可见未来三年深圳常住人口还有227万的增长空间,年均可增长约75万人。 
深圳常住人口增长空间
另外《深圳十三五规划》还提出2020年在册户籍人口550万人,2017年在册户籍人口为404.8万人,未来三年还有近50万的人口将落户深圳,所以深圳落户政策仍将保持较宽松状态,这将进一步吸引人口流入。
第二类:成都、武汉、西安、长沙——“引才,我们是认真的”
我们对近期出台留才、引才政策的城市进行梳理,发现成都、武汉、西安、长沙引才力度最大。
成都立志要让“蓉漂”成为时代风尚,为此出台了10几项为在蓉国际顶尖人才、专家、大学生、技术人才、企业等提供资助、补贴和贷款等支持政策,金额大、方式多、覆盖全面,此外还加强保障人才的居住和医疗需求,为人才一路开绿灯。
武汉确立了5年留住100万大学生的目标,并为实现这一目标也出来一系列措施,进一步放宽落户条件、为人才提供安居保障,包括加大人才公寓建设,建立“人才住房券”制度等满足人才的基本生活和安居需求。此外在人口的发展方面也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持,如:打造大学生主题社区、开展创业教育培训、加大创业融资支持、优化创业就业环境等。
西安立志要实现“在全国有力度,在全球有影响,能形成对海内外各类人才的强大吸引和聚集”效应,并为此提出23条力度空前的人才新政,预计五年投入38亿元,引才育才100万名左右,从其具体政策来看提高行政效能是西安引才一大亮点,如近期西安落户新政也是在全国范围内引起热议,其高效的落户政策让大学生们感受到了满满的诚意,被称为“全国最优户籍新政”。
长沙在未来5年也将多渠道吸引高精尖人才,计划引进培养10名国际顶尖人才、50名国家级产业领军人才、200名省市级产业领军人才;引进培育2000名高层次紧缺急需人才;吸引储备100万名青年人才在长就业创业,培育引进15万名技能人才、3万名高技能人才;支持各类用人主体多渠道引进2000名海外专家、20000名留学归国人员。“零门槛”落户、各类奖励补贴、购房补贴、生活补贴、经费资助、无偿资助等,引才态度可谓诚意满满。
第三类:独大省会城市——“坐拥劳动力大省,尽享人口红利”
对比看下能够反映各省份和直辖市发展基础、成熟度和活跃度的指标——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以及近一年的人口增量,我们得到了这样一个表现省市发展潜力的气泡图: 
2017年省份+直辖市发展潜力图注:气泡大小表示近一年的人口增量,气泡越大,增量越大,空心气泡表示人口减少数据来源:省统计年鉴,城市统计公报
红色气泡表示的河南、四川、河北、湖南、安徽五个省属于人口规模较大,在全国居前列,但城镇化率并不高(低于全国平均城镇化率水平)的省份,这类省份的人口优势在未来会得到进一步显现,这五个省的省会城市也是我们认为未来会有大量人口流入的城市。
为什么这样说?
一个是现在人们“就近就业、就近居住”的需求正在变得强烈,回乡就业置业的趋势逐渐明显,这时此类劳动力大省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另一个因为城镇化率不高,未来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的空间还较大,他们进城也是要工作赚钱的,那么能够提供好的就业机会的还得是省会城市,所以我们认为郑州、成都、石家庄、长沙、合肥这五个省会城市人口增长潜力较大。
第四类:人口规模超过省会且仍暗暗增长的普通地级市——“闷声聚人气”
这类城市分别是安徽阜阳、福建泉州还有山东临沂。 
常住人口超过省会且近年来人口有较大增量城市注:左边数据是2017年常住人口数量,括号中数据为2011-2016这五年人口增量,单位:万人 数据来源:省统计年鉴,城市统计公报
他们虽然不是省会城市,但人口规模超过省会,人口增长甚至有赶超省会城市的势头,且在省内有着重要的地位,其中泉州,不仅人口规模全省第一,GDP也是一直居全省首位。这类城市的人口竞争力也不容忽视。
去年的销冠碧桂园作为行业标杆似乎已发掘到了这类城市的潜力,提前进行了布局,其2017年在阜阳新增的土地储备量在所有布局城市中居第二位,仅次于郑州。
第五类:核心城市周边三四线城市——“大腿不是人人都能抱的”
这类城市依附在核心城市周边,先天的区位优势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就以北京、上海这两个最核心的城市来说吧,房价高、落户难、限购严,门槛越来越高,这就给他们周边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发展创造了条件,因为相比之下这些城市不要太友好,尤其城市群日益协同下,京、沪与周边三四线城市之间的壁垒不断下降,所以工作在京、沪居住在周边的现象就越来越常见。
中指大数据显示,北京及其周边存在如下人流轨迹: 
图中显示的信息是,有相当规模的人口,他们工作在北京,而居住在天津和河北,尤其离北京越近的区县,这类人口居住越多,如廊坊三河市、主城区(广阳、安次)、香河、保定的涿州、天津的武清,他们都可在1小时左右直达北京市中心。
我们认为以上五类城市将是这一轮的人口流入型城市,也是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机会城市。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清晰发现各类城市对待人口态度的变化,北京、上海人口仍面临疏解,同时有越来越多的其他城市在花式出台引才政策,千方百计吸引人、留住人,毕竟人口特别是人才的增长才是一切发展的基础,在我国人口不会大规模自然增长的定势下,未来城市间的人口争夺战必定愈演愈烈,城市格局也将面临重塑。
好了这就是老年人口中国人口大迁移的相关内容,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