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诈骗 8月1日上午,针对央视新闻此前报道的“哈啰顺风车诈骗案件”,哈啰出行方面对财经网回应表示,内部核实属实,确认有小团伙长期活跃在多平台诱导用户跳出平台操作,甚至冒充用户投诉平台进行套利。目前已经接近确认证据完成,将于近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处理。此外,对于前期被骗用户,平台经审核后有先行垫付机制。

 
目前顺风车因属于“私人合乘”性质的共享经济模式,并未被交通运输部等指导意见中纳入网约车范畴,但具体到不同城市、地区政策存在不确定性。在部分已经对顺风车出台明确规定的城市中,顺风车活动属合法,不需要具备相关运营证明。但在目前尚未出台相关规定的城市中,顺风车界定模糊,存在被认定为非法运营的风险。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哈啰出行是一家原先以共享单车业务为核心的企业,最近开始布局出行业务,哈啰顺风车是其最新的业务条线。
 
我们看到从去年滴滴顺风车下线到现在基本上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这一年的时间对于整个中国顺风车产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真空期,很多的企业开始疯狂的争夺滴滴所留下的这一块市场空白的蛋糕。无论是嘀嗒拼车,还是高德地图,或者到哈啰顺风车,实际上都是为了争夺滴滴所留下的这块市场空白。
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顺风车企业虽然可以说从业务层面来争夺滴滴所留下的这块市场空白。然而滴滴当年所面临的顺风车的问题,其实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得到解决,比如说这个事件所出现的顺风车诈骗,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就是顺风车的安全是难以达到传统的网约车所形成的较为成熟的安全机制的。
 
从安全机制的构建角度来说,滴滴无疑是走在全国其他顺风车企业的前列,但是为什么说滴滴出事了,而其他顺风车企业没有出事。其实这就是一个统计学上的概率事件,由于在去年的时候滴滴顺风车是中国顺风车的绝对主流,它占据了绝大多数的顺风车订单,在如此大的基数情况下,这也导致了滴滴,出现风险事件的概率是远高于其他顺风车企业的,而其他上风车企业之所以没有出现风险,并不是说他们的风控做的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们的订单基数实在相对较小,在相对较小的订单情况下自然也不会比较容易出现大规模风险事件的集体爆发。
但如今滴滴顺风车下线快一年了,还没有明确的重启日程,在这样的一个市场空白期,顺风车的需求开始被其他这些顺风车企业所满足,这就导致了这些顺风车企业的订单数量呈现出了一个非常大的快速增长趋势,随着订单数量的快速增长,安全机制实际上还是没有实现完全的跟上,这样必然会导致了顺风车出现了风险事件,原先是出现在滴滴这样的大规模企业上的,而现在就出现在了我们所看到的哈啰顺风车或者其他顺风车上。
 
目前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考虑一下我们如何能够真正的将顺风车市场的安全体系构建起来,这个安全体系即使真正要建立,也需要一个非常大的企业投入很多的精力,人力,物力和财力去做,而不是现在的这几家顺风车市场的抢滩登陆者能够完成。
 
 
哈啰出行仅仅三年时间,哈啰出行就为市场讲了个“逆风翻盘”的故事。
曾几何时,站在高光之下的只有ofo与摩拜这“红黄”两巨头,它们备受资本追逐,不遗余力玩命扩张。时隔两年,共享单车的世界如同调了个个儿,彼时的那个“被所有人不看好”的哈啰,却成为了一地鸡毛下的获胜者。
“我们其实是‘活’成老大的。”在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韩美眼中,哈啰出行一直是穷孩子出身,解决生存问题成为了长期以来的首要任务。而用户是真正的衣食父母,正因为秉持“用户至上”的战略理念,哈啰出行才有机会从后起之秀跃为行业领先。
实际上,从单车到助力车,从顺风车到电动车服务平台、换电服务,哈啰出行也在一步步升级出行生态,扩张其在出行领域的商业版图,韩美表示:“两轮出行行业市场巨大,未来可能有10倍甚至100倍的增量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7月,有消息称,哈啰出行或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约为3-4亿美元,估值约为40-50亿美元。此次融资由国内、国外两部分组成,目前美国部分的融资已经结束,国内部分除蚂蚁金服外,华平或将入股。
对此,韩美未予置评。
聚焦两轮,以技术推动出行生态闭环
2018年9月17日,在哈啰两周年暨品牌升级大会上,哈啰单车创始人兼CEO杨磊宣布哈啰单车正式升级为哈啰出行,旗下业务涵盖共享单车、助力车、汽车等交通出行方式。与此同时,杨磊在当日发出的内部信中也提到,哈啰单车已经成为共享单车行业NO.1。
这意味着,在出行江湖,那个曾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配角哈啰单车,正在走向下一个战场。
“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ofo和摩拜。”杨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理想状态下,希望未来共享单车只会占哈啰出行整体业务一成左右,因为这说明,哈啰出行还有很多其他很厉害的业务。
而在韩美看来,哈啰的扩张是基于共享单车的技术沉淀与用户需求自然而然的战略路径。“哈啰出行聚焦在两轮赛道。在出行领域不断探索,用技术推动出行进化,这是一直不变的目标和愿景。用户需求与满足价值的核心逻辑从未改变,只是外界会看到很多新物种培育出来。”
然而,如同哈啰单车在共享单车领域的后来者角色,不管是助力车、顺风车还是电动车换电服务,哈啰出行都要面临细分领域先行者的强有力竞争。那么,哈啰出行又凭什么有信心复制哈啰单车的光环?
这里面的核心被韩美总结为技术支撑的运营能力,而非一时的“烧钱”所得。“如果自身的运营能力跟不上、技术跟不上,哪怕拿到很多钱,最后还是会黯然退场。”韩美说。
据悉,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哈啰出行对外发布了最新升级的智慧系统哈啰大脑2.0。该系统可实现智能供需预测、智能规划、智能调度、智能派单等全链路运营决策智能化。新系统上线后将大幅提升单车调度效率,帮助运维人员在30分钟内解决车辆调度问题。同时,这套系统可以准确找到缺电等原因造成的“失联车”,提高车辆使用率。
“出行行业是好的行业,兼备用户价值与社会价值,因为出行还没有替代品。”韩美认为,越来越多的用户需求背后实则是巨大的市场机会,未来可能有十倍甚至一百倍的增量空间。
此外,除了技术赋能与高效运营的输出,哈啰出行的免押金举措或许也是脱颖而出的一把利器。“哈啰是行业中首个推出免押金服务的。”韩美说。当然,免押金的实力来自于技术驱动下资产(车辆)的保全能力以及与蚂蚁金服芝麻信用的战略合作支持。
单车步入收割期,出行终局为时尚早
一度,掀起一轮又一轮烧钱大战的共享单车成为了“不盈利”怪圈的代名词。
比如,从美团的财报表现来看,摩拜不仅没能为美团带来盈利,反而还要为其输血。而为了解决规模化盈利的难题,共享单车平台仍旧在不断探索。眼下,为了实现健康、可持续的运营,集体调价似乎成为了共享单车企业的共识。
投中网了解到,继小蓝单车、摩拜单车等进行了涨价调整后,哈啰单车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实施了新的计费规则。根据哈啰出行公告显示,将从4月15日起在北京实施新计费规则,从每30分钟1元变成每15分钟1元。此外,在部分区域,哈啰单车包月价格也从11.9元每月,上涨到14.9元每月。
“现在行业回归理性了,所以同行开始调价,哈啰并不是第一个进行价格调整的。这是行业回归商业本质的体现。”韩美如此解释。
可见,在经历了数轮洗牌之后,共享单车已经完成对用户的教育,开始进入“收割”阶段,行业格局也已日趋稳定。“共享单车基本市场格局已定。整体两轮出行还有非常大的存量市场,未来技术的变革对行业带来的改造与升级空间非常大。”韩美表示,相比于目前两轮出行的主要参与者传统企业来说,哈啰的最大竞争优势在于用户思维与用户价值。
如同思考共享单车的市场竞争,韩美认为,能够最终活在战场上的的两轮出行公司一定是致力于解决用户痛点的公司。就像哈啰出行从单车行业活下来,倚靠的正是坚持与创造用户价值,围绕用户做相应的战略选择、资源投入与核心能力建设,“以不变应万变”。
在她看来,曾叱咤风云、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玩家之所以没落以至退场,主要是因为自身没能把握好发展节奏甚至是商业模式出了问题。“用户要有车骑、要有好车。怎么让用户既有车又有好车呢?同时满足这两点并不容易,很多企业都会因此犯错误。这要求产品设计要重视产品和体验上的平衡。”韩美说。
比如有些玩家为了保证车好,采用了相对较贵的造价,这便导致企业的总体成本较高,造成很大的资金消耗,商业模式自然跑不通;还有一些企业盲目烧钱,斥巨资请明星代言……但要知道,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流量入口,并不依赖线上流量的导入。
“基于用户设计商业模式,形成产品和服务的输出。这个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要依赖投资,要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韩美强调,不管技术如何革新,社会如何变迁,商业的核心本质就是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共享出行领域也是如此。
“从创业做共享单车的第一天起,就被所有人不看好;也曾经被所有的投资人拒绝;行业曾极度受到追捧,到被所有人质疑,行业好的时候我们没赶上,行业被质疑时我们冲到最前面,所有的挑战和困难多是对我们的磨练,日后必将要加倍奖励我们。”近日,在哈啰出行成立三周年之际,杨磊发内部信如此表示。
事实上,不管是哈啰单车还是哈啰出行,站在风口上的行业注定要面对大起大落的生存环境,经受得起市场的狂热追逐与一时的遗忘抛弃。“我们没有因为站在集万千宠爱的聚光灯下就忘乎所以,也没有因为在惨烈的竞争中被忽略而丧失斗志、失去信心,哈啰始终有自己的节奏感。”韩美称。
而恰是这种节奏感,哈啰单车从边缘副角“活”成了行业第一,哈啰出行也或将凭此重演“逆袭”之路。
好了这就是顺风车诈骗哈啰出行的相关内容了,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