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的是,日产汽车目前的产品阵容不仅仅包括一些老年产品。该370Z和GT-R是在十年前,虽然是小众的性能车,年龄是不太在该流派的关键。SUV并不是小众市场,而拥有9年历史的Pathfinder并没有给日产带来任何帮助。然后是“边疆”,该边疆的历史已经差不多可以在美国大选中投票了。

这是日产首席运营官Ashwani Gupta与英国《汽车》杂志最近进行的讨论的一部分。这家汽车制造商的困境并没有降到美国本土,该报告援引古普塔(Gupta)的话说,该公司试图扩张太快。那是前首席执行官兼逃避艺术家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的游戏计划,他在任职期间瞄准了8%的市场份额,并负责大规模扩张。根据古普塔在汽车报告中所做的努力,结果是日产“被老化的车辆降落,这是我们无法维持的庞大阵容”。

这是否意味着新日产的泛滥?不一定,尽管该报告确实指出了在未来几年内将实现电气化。日产表示,除了新的Ariya外,在欧洲销售的汽车中有一半将是电动的。这也意味着像新的Z和GT-R这样的高性能汽车将退出欧洲市场,而欧洲的排放法规已经严格,但在美国仍将继续。

就此而言,报告指出,日产将日本,中国和美国视为其最大的市场,但同样,不要指望该汽车制造商会向经销商注入新鲜血液。它的周转计划要求降低成本,这意味着减产。日产的目标不是全球市场份额的8%,而是目标是6%,它将利用与雷诺以及三菱的合作伙伴关系来实现这一目标。

鉴于2020年汽车制造商面临的全球斗争,到2023年,即使占全球市场份额的6%也可能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