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晚,哈药股份(3.410, -0.07, -2.01%)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支付了2.995亿美元认购GNC Holdings Inc.(下称“GNC”)发行的299950 股可转换优先股,由于GNC出现业绩下滑及债务延期等不利情况,此次投资给公司带来了近11.65亿元的损失。

公告显示,哈药股份对GNC的优先股投资,根据协议和持有目的,将其列示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投资成本为人民币20.62亿元。截止2020年3月31日,该笔投资账面价值为人民币8.98亿元,其因公允价值变动累计产生的其他综合收益损失近11.65亿元人民币。

此外,在6月21日晚间公告亦表示,截止2020年3月31日,累计应收股利1.7亿元人民币,其中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第一季度分别为人民币644万元、1.3亿元和0.34亿元,上述应收股利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此前,哈药股份在认购GNC可转换优先股时曾表示,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一方面可以获得稳定的固定收益,且可以按照公司意愿转换为普通股;另一方面,此次投资有助于丰富公司产品线,有助于提升公司自身品牌形象。而当下看来,不免令人唏嘘,愿景虽好,但却是事与愿违。

哈药股份主要从事医药研发与制造、批发与零售业务,旗下知名产品包括阿莫西林胶囊、葡萄糖酸钙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六味地黄丸等。1993 年 6 月,哈药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全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也是黑龙江省首家上市公司。

早在2018年2月,哈药股份便发布了关于认购GNC股份的提示公告,而这笔交易也一度遭到上交所的问询。

收购时,GNC业绩已连年下滑

如果说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诸多企业的发展进程按下了暂停键,导致业绩停滞甚至倒退似乎可以理解。但事实上,GNC的业绩不好,并不是从2020年才开始的,疫情亦不是激发其业绩下滑的关键因素。相比之下,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更像是一副催化剂,将原本“不利”的因子再度放大。一定程度上,哈药股份的这笔损失可以说并不意外。

GNC中文名称为“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据官网显示,公司始于1935年,以膳食营养补充剂为主业,产品线条涵盖运动营养、维生素矿物质、草本植物提取等。截止2018年,GNC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零售实体约8800家,提供1500种以上的健康产品。

2018年,哈药股份向GNC支付1亿美元。交易后,哈药股份获得GNC相当于转股后40.1%的股权,还获得其在中国内地独家推广、分销、销售和进口GNC产品以及本土化生产GNC产品的权利。

不过,从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GNC仅有2018年实现净利润0.698亿美元,而2016年及2017年分别亏损2.852亿美元及1.503亿美元。2019年,GNC再度亏损0.351亿美元。

为此,上交所还曾向哈药发出问询函,在这份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显示,交易前,GNC 每股价格 4.62 美元,对应市值约 3.2 亿美元。公司出资近 3 亿美元认购 GNC 可转换优先股,转股价格为 5.35 美元/股。

一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哈药股份竟然斥巨资进行认购,而彼时的哈药股份在2018年仅实现4.04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且相较于2017年同比下滑13.09%。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GNC的业绩持续不及预期。2016年、2017年GNC分别对商誉等长期资产计提了4.77亿美元和4.57亿美元的减值。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期的尽调中,GNC的业绩情况哈药股份尽收眼底,在回复上交所问询的时亦对GNC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只是,哈药股份“笃定”了GNC可以丰富公司产品线,带来协同效应。

有意思的是,2019年哈药股份的主营构成中,保健品贡献收入占比仅为1.37%,而该比例在2017年尚有3.41%。

事实上,哈药股份这笔“笃定”的交易亦属无奈,急需拜托低迷的现状是摆在哈药股份面前的事实。

哈药,本就不富裕

起初,哈药股份在认购GNC可转债优先股时,以期收获稳定收益的愿望。而从当下看来,这份愿景不仅化为了泡沫,这笔耗资20.62亿元的认购,更使得本就不富裕的哈药股份“白花了钱”。

据东方财富(19.440, 0.50, 2.64%)网显示,哈药股份近几年净利率水平整体呈现下滑态势。而净利润率是指经营所得的净利润占销货净额的百分比,这种百分比能综合体现一个企业的经营效率,反映一个企业的盈利能力。正如数据显示,哈药股份的净利率从2016年的5.97%大幅度下滑至1.03%。

与此同时,哈药股份的日常经营活动所能带来的现金流入也大幅度缩水。2016年哈药股份经营活动所能带来的现金流入高达27.78亿元,而截止2019年哈药股份所经营活动所实现的现金流入为-2.85亿元,简而言之,2019年哈药股份日常的经营活动“入不敷出”。

而无论是经营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还是净利润,从时间线上,2016年可谓是一个拐点。2016年之后的哈药股份,各方面表现均开始呈现出“疲惫”之态。

事实上,2017年,是医药行业诸多重要政策落地实施的一年,诸如对医药行业影响教大的两票制、公立医院改革、医保目录调整等一系列政策均开始深入实施。

在此大背景之下,哈药股份的部分产品销量开始逐渐走低,产品周转速度开始逐渐变缓,而哈药股份的业绩亦开始下滑。

这一点从哈药股份连年上升的存货周转率亦可以得以体现。一般来讲,存货周转速度越快,存货的占用水平越低,流动性越强,存货转换为现金或应收账款的速度越快。因此,提高存货周转率可以提高企业的变现能力。

相比2018年,哈药股份2019年的存货周转率有所提升,但相比于2016年,依旧较为“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