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勒密·曼开始织布,因为她不会画画。她在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的一位老师是这么说的。然而,她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画家,即使是在25年的棉线穿过多臂织布机之后。曼恩说:“对我来说,一幅‘油画’是用棉织成的,在画框上伸展开来。”“我先上颜料——在这种情况下,是染料——然后再织布。”

在2018年的《吊兰》(llia)系列中,曼恩将古老的伊卡特(ikat)技法运用到了现代效果上:将丝线浸染成多种颜色,然后将它们编织成抽象的墙壁艺术品,让人想起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画作。受到包豪斯织工的影响,曼恩发现织布机的局限性将她的创造力引向了色彩。她说:“我走进染料实验室,让颜色自己显现出来。”“这是一个松散的、富有表现力的过程。”

2014年,曼恩与Rugmaker合作建立了自己的地毯生产线,用于住宅和商业项目,包括即将开业的纳什维尔维珍酒店(Virgin Hotel Nashville)。她还拥有近15年的建筑色彩咨询服务经验。对所有人来说,曼恩通过色度和价值来传达情感,这将在《昼夜节律》(Circadian Rhythm)中体现出来。这是她受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委托制作的长期装置作品,将于11月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第9层餐厅首次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