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该公司将推出首款原创高成本视频游戏,届时将面临严峻考验。来自国内玩家的反应将表明,在微软(Microsoft)和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等公司主导的价值1590亿美元的全球游戏产业中,该公司能否成为一支生力军。

Crucible是一款免费的电脑游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猎杀遥远星球上的敌人和生物。亚马逊计划在8月份开始销售另一款游戏。这款游戏名为“新世界”,玩家将置身于一个神秘的小岛上,在那里他们将彼此战斗和狩猎。该公司还在开发《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游戏和一些未宣布的项目。Crucible将通过出售数字商品和季节性战斗通行证赚钱。《新世界》的标准版售价为40美元,豪华版售价为50美元,包括额外的游戏道具和一本数字艺术书籍。该公司副总裁迈克•弗拉齐尼(Mike Frazzini)表示:“游戏有巨大的创新空间。”“我们才刚刚开始。如果前两款游戏大受欢迎,亚马逊的部门可能会吸引人才,并摆脱时断时续的名声。广受欢迎的游戏还可能有助于为该公司向竞争对手谷歌体育场推出的游戏流媒体服务造势。该服务广受期待,用户可以在任何兼容的设备上玩很多游戏,而不需要下载或更新游戏。Go Play Research分析师比利•皮金(Billy Pidgeon)表示:“许多事情都取决于Crucible和New World的成功。”数十年来,亚马逊一直在销售独立游戏和世界上最大的出版商的游戏,其亚马逊网络服务和工具支持其他公司的游戏开发。它在2012年进入游戏发行领域,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给消费者提供另一个注册Prime订阅服务的理由。Prime订阅服务和免运费服务一起提供了包括电视节目和电影在内的多种娱乐选择。早期专注于中端游戏的努力,包括一些为亚马逊Fire TV流媒体设备设计的游戏,并没有引起轰动。亚马逊从各个方面构建了自己的游戏策略。2014年,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公司收购了Fortnite和Valorant等游戏。两年后,亚马逊推出了Twitch Prime,为Prime用户提供免费的额外游戏服务。公司雇佣了像金姆·斯威夫特这样的著名设计师,开始设计自己的作品。但亚马逊一直难以留住关键人才,其中包括斯威夫特,她曾离开亚马逊加盟艺电(Electronic Arts Inc.),目前在谷歌工作。2018年,亚马逊取消了一款名为《突破》(Breakaway)的游戏,在这款游戏中,参赛队伍试图将球移动到对手的球门。去年夏天,这家游戏新闻刊物报道称,该公司解雇了数十名游戏开发人员,并搁置了一些未公布的游戏。甚至《坩埚》和《新世界》的发行日期也被推迟了;亚马逊将其归咎于Covid-19的影响。竞争很激烈。微软、索尼和任天堂都有自己的硬件——这通常是一个优势,因为游戏机支持高级功能。与此同时,Facebook在其社交网络上提供FarmVille等游戏,其Facebook游戏流媒体直播服务一直在从Twitch那里窃取份额和流媒体。亚马逊还在与动视(Activision)和艺电(EA)等老牌游戏发行商竞争。这些游戏发行商不断改进现有游戏,推出新的热门游戏。亚马逊已经呼吁一些额外的帮助,以推动其游戏越过终点线。2017年,前电子艺界资深人士宾·戈登(Bing Gordon)离开亚马逊董事会,以顾问的身份帮助指导该部门。他在营销策略上提供了建议,甚至还玩了一些游戏并提供了反馈。Gordon以领导EA的产品开发和为其在线游戏制定创新的定价策略而闻名。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最初同意为亚马逊游戏部门提供咨询服务的协议被延长了,有效期约为一年。公司发言人证实戈登是该部门的顾问。科技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此前曾报道过他与亚马逊游戏部门的合作。戈登也是手机游戏开发商Zynga的董事会成员。亚马逊游戏工作室的总裁Susan Eustis说:“亚马逊游戏工作室仍在寻找自己的道路。”但她补充道,一款热门游戏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提升,而亚马逊在全球拥有1.5亿付费Prime会员,这代表着巨大的市场优势。在大流行期间推出产品似乎有违直觉。但是游戏已经成为了那些宅在家里的人的首选娱乐选择——如果曾经有过忠实的观众的话。玩家们纷纷涌向像《动物穿越:新地平线》这样的新版本,同时也重新发现了像《Fortnite》这样的老版本。不过,随着封锁的解除,最近的游戏热潮可能会减弱。在失业率飙升的情况下,人们是否会继续为游戏付费还有待观察。